揭秘游戏美女陪玩真相:没有特殊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游戏美女 > [文章分类:游戏美女2019-11-04 18:40 发表来源:手游下载_安卓手游下载_手游下载app_手游下载软件_手游下载排行榜-游戏门 ]

(原标题:揭秘游戏约玩真相:佼佼者月入数万 没有特殊服务)

女神,深夜,陪玩,单是说出这几个词,想象力丰富的玩家可能已经脑补出了无数香艳的故事。由于之前一些媒体的报道,线下游戏约玩在部分人的心目中似乎和色情划上了等号,但作为一个覆盖大量玩家的新兴服务类行业,线下约玩真的有部分媒体报道中那么污秽不堪吗?带着疑问,记者通过目前最大的游戏约玩平台鱼泡泡采访了几个线下约玩的游神(官方对游戏约玩的称呼),和她们聊了聊关于线下约玩的一些事情。

记者和失喵的采访约在了下午三点半,因为大部分顾客选择会把约玩时间定在晚上或者干脆直接通宵,所以大部分游神的一天是从下午开始的。和一些人想象的不同,游神在晚上进行约玩并不是为了方便进行“肮脏的xx交易”,纯粹是因为选择约玩的顾客大部分都是出差的商务人士或者白领,他们白天有自己的工作或者生意,只有晚上才有时间玩游戏。

揭秘游戏约玩真相:佼佼者月入数万 没有特殊服务工作状态的失喵

和之前发给记者照片中那个窈窕的宅男女神不同,现实生活中的失喵更具有邻家女孩的清新范。失喵表示自己在约玩的时候并不会像一些报道中写的那样可以穿丝袜或者性感服装,而是怎么舒服怎么穿,而大部分的顾客也能接受她这种偏邻家女孩的装扮。“大部分人只是是想找个妹子陪自己玩游戏而已。当然会有一些人发一些性感照片吸引顾客,但那毕竟只是极少数。”失喵如此描述游神和顾客之间的关系,这和之前的一些报道和猜想显然有很大的不同。

揭秘游戏约玩真相:佼佼者月入数万 没有特殊服务失喵

说到这种报道和现实中的不同,失喵的表情显得有些失落。她说自己能理解大家都想要吸引眼球的做法,但这种偏向性的报道确实对她的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之前关于约玩的报道刚出现的时候,失喵的妈妈就曾经问过她“报道里那个约玩女不是你吧。”

“我的胸有那么大吗?”失喵机智的回答了母亲抛出的疑问,但也包含了不少的无奈。

揭秘游戏约玩真相:佼佼者月入数万 没有特殊服务日常生活中的失喵

虽然面对着外来的质疑和压力,但失喵并不像放弃自己的约玩工作。除了自己的模特本职工作之外,约玩带给失喵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大部分白领的月薪。“大概一个月三万左右吧”,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失喵给出了记者一个大概的数字。随后失喵解释自己能有这么高的收入是因为自己的游戏水平超出了大部分的约玩女生,《英雄联盟》电一钻4的水平在一些职业女队中也可以算是佼佼者了。

当然,模特的身份和靓丽的外表也给失喵加分不少。虽然这其中并不会涉及到任何超出游戏约玩的服务,但一个游戏水平高又长的赏心悦目的女神级游神,对大部分玩家的吸引力是不言而喻的。

根据记者后续了解到的情况,失喵的收入在游神中属于上游的一小部分,但大部分游神只要不是太懒,收入都能维持在月薪过万。对于在校或者初出社会的女生来说,这样的收入是非常具有新引力的。

揭秘游戏约玩真相:佼佼者月入数万 没有特殊服务约玩给失喵带来了大量的收入

和失喵愿意将自己是游神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家人朋友不同。下一个接受记者采访的雪梨并不愿意过多的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除了极少数非常亲密的朋友之外,并没有人知道她在做一个网络主播的同时还是一名游神。

至于不愿意暴露个人信息的原因,雪梨表示主要还是因为目前社会上对于约玩的看法存在太多的误解,而她的父母都是比较传统的人,所以她不想让他们担心。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唱跳主播,她同时也担心粉丝知道她兼职约玩之后会对她有异样的看法从而影响她的直播。对于她来说,约玩目前是属于玩票性质的副业,而主播才是她的主业。

和大部分唱跳主播一样,雪梨拥有娇好的身材和精致的五官,穿着打扮也颇具时尚气息,属于走在大街上回头率能有80%的那种。“但不能因为身材好就往色情服务方面联想啊。”说起社会上对游神的误解,雪梨的情绪还是产生了一些波动。

揭秘游戏约玩真相:佼佼者月入数万 没有特殊服务“宅男女神”级的雪梨

雪梨约玩的顾客大部分也是以白领和商务人士为主,这也是目前游戏约玩行业的主力消费人群。毕竟一小时将近一百或者两百的消费对于学生党来说属于有些“天价”的消费。“不过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学生顾客,上次有个学生顾客给我下单的时候还问我会不会高数。他的目的就是让我给他做作业,然后自己玩游戏。”说到遇到的奇葩顾客,雪梨首先想到的是这个被她称为“高数弟”的学生,而那些要求提供“特殊服务”的顾客则被雪梨无情的拉黑。

揭秘游戏约玩真相:佼佼者月入数万 没有特殊服务雪梨

除了赚到了不少的外快之外,雪梨还通过约玩和一些顾客成为了朋友。“一起玩游戏的时候经常会交流,有的时候时间久了就慢慢变成了朋友,在约玩结束之后也会一起去吃个饭之类的。”

“吃饭之后呢?”记者追问到。

“当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雪梨狡黠的笑了笑,似乎看穿了记者的小心思。

雪梨最终答应记者可以放出自己的照片

关于自己未来的规划,雪梨表示自己目前还是以直播为主,但是随着社会对于约玩行业的偏见减少,她也会考虑将自己的主业转移到约玩方向。

“这样吧,你写完报道之后给我看一下,我再决定能不能发我的照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之后,雪梨答应可以考虑在报道中放出自己的照片。

结束完对女孩的采访之后,记者还和鱼泡泡的管理人员进行了一番交流。该管理人员表示,之前报道中提供“特殊服务”大多发生在一些私人约玩女生身上,鱼泡泡平台拥有严格的监管机制,一旦发现有游神借约玩的机会提供特殊服务,就会依照规定迅速的进行处理。

雪梨

鲁迅先生在《小杂感》里曾经写到“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而我们是不是也因为约玩行业偶尔出现了一两起所谓的“特殊服务”事件,就开始带着有色的眼镜对这个行业指指点点呢?(文/冷先生)

本文来源:cnbeta网站 责任编辑:姜虹宇_NT1592
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前往网站首页>>